杜桐七

嗨我的朋友们~
这是一只来自于福尔维亚水域的河豚精。

微博@河豚大仙杜桐七


禁止转载,爱你们么么哒~
如果要搬运到空间等主页上请向我要授权谢谢你们~

以上。


夏弥好像怀孕了。

之所以是好像,是因为发现的人是楚子航。

作为夏弥当前的同居室友(夏弥又俗称他为同床共枕的兄弟),以及如果夏弥真的怀孕那无疑他就是罪魁祸首,楚子航冷静地查起了怀孕的初期症状。


停经六周左右。

楚子航看了看手机记录的经期,不,已经九周了。两个多月前他们因为过年和情人节全都并在一起,在一同回了楚子航的老家后,每晚的固定节目又撞上夏弥浴血奋战的日子。

因此等年后他们狠狠地度过了充满荷尔蒙的一周。

至今楚子航想起来都觉得,咳,少儿不宜。还好他是成年人。


胸部变化。

楚子航想起这两天夏弥老是抱怨胸疼,在贱兮兮地问过他,她要是二次发育了变成大熊萌妹他会不会更喜欢她。

楚子航当时很冷静地指出,二次发育在10-16岁之间。

夏弥撇嘴抱怨他真不幽默,难道男人不是都喜欢大胸吗?还是他觉得小小的也很可爱?

对于这种敏感话题楚子航拒不回答,实则耳朵已经红到不行。

于是夏弥扑过来露出猥琐的笑脸表示家里有一个人胸大就可以了对吧?然后狂摸了一把,又奸笑着在楚子航还手之前离去。

当然还是被他逮住了。


食欲变化,食欲不振,恶心反胃。

楚子航陷入沉思,这些倒是没有,夏弥的胃口一直都很不错。

据她自己所说,她在十七世纪初的中国和二十世纪初的战后狠狠地饿过几次,从那以后就格外珍惜粮食,因此重回中国的怀抱因为生是中国龙死是中国胃。

但夏弥拒绝接受北京豆汁并将其亲切地称为泔水,而看到楚子航可以面不改色地喝完一碗后,她对他的昵称又多了一条“清道夫”。


“哈?我怀孕了吗?”

楚子航不知什么时候夏弥已经午睡醒来,她从后抱住他的脑袋,好奇地凑向屏幕,然后笑嘻嘻地蹭蹭他,“师兄,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呀?”

楚子航陷入沉思。

“我听说男孩儿会像妈妈,女孩儿像爸爸。”夏弥跨坐在楚子航腿上,楚子航很难不去看她凸起的小腹思考她这究竟是不是吃饱了。

他还有心思问了一句:“你从网上看来的吗?”

“不是啊,是绘梨衣和我说的。”夏弥说完又吐吐舌头,“虽然她是试管婴儿而且据我所知她和上杉越也不像……不过阿姨也这么说哦!”

楚子航想,难道他就像他妈妈苏小妍了么?

但他竟然真的在思考如果是儿子的话,就会像夏弥一样,再进一步想也可能是会很像路明非……芬格尔……


“如果是儿子的话,”夏弥突然严肃起来,“师兄能接受儿子不姓楚么?”

楚子航愣了一下:“不姓楚……”他抿了抿嘴唇,他不是在意什么所谓的传承,只是他想起了另一件事,“其实我有另一个姓,鹿。”

夏弥震惊了:“明非师兄知道你是他异父异母的双胞胎兄弟么?”她咯咯笑起来,因为楚子航在挠她的痒痒肉,她东倒西歪还得亏楚子航搂着她,她抱住他的脖子,“能不能让咱儿子姓苏啊?”

楚子航又愣一下:“我以为你要让他姓夏。”结果随母姓了,但又没完全随,祖母的姓怎么不算母姓呢。


夏弥一挥手:“嗨呀,我那是随便取的名字,真要和我姓得姓耶,不如就叫耶萨摩,这样人家用英语问他whats your name?他就可以说my name is 萨摩耶——哈哈哈哈不要挠我!”

楚子航问:“那女儿叫什么名字?”

夏弥睁大眼:“你还想让我生两个凑一对好字啊?不是自己生就不心疼呗,好嘛。”但她说完又开始取名,“我希望女儿可以尽情做自己,所以她的名字就是耶子鸡——哈哈哈哈哈都说了不要挠啦——我错了啦师兄——”


胡闹就差要离开书桌的时候,楚子航猛地想起他们一开始到底是在讨论什么。

他掂了掂怀里的夏弥,很认真地问:“所以,你怀孕了么?”

夏弥懒散地掀起眼皮看他一眼:“你每次都戴,你猜猜呢,师兄?”

楚子航回想了一下,也不是每次。他老老实实地说:“我不知道。”

“当然没有!”夏弥睁大眼,声音掷地有声,“虽然今天是母亲节但也不至于你想让我真的成为母亲吧?不过师兄你要是愿意现在喊我一声妈我倒也可以承认但是儿子你已经这么大了妈妈不会再给你零花钱了——哎呀。”

她被弹了一个脑瓜崩。

评论(11)

热度(94)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杜桐七 | Powered by LOFTER